上海新励成口才培训

5

每天清晨步入校园,绿色的草坪,棕色的跑道,鲜明而干净的色彩让人肃然起敬,穿过一排整齐的柿子树,这时的静寂让自己陶醉,也常常不禁想起自己童年时的学校。

说是学校真的是有点大言不惭,因为它普通的就是一户人家,两间房子,没有园墙,和周围的住家浑然一体,如果你不走进去看到里面的摆设,在外面你丝毫无法辨别出它就是神圣的学校。可是说 它是学校也一点也不夸张,因为就在这间屋子里,“驻扎”着1年级到5年级的全部学生,尽管有的年级只有两个人,最多的年级也不过4个人,是典型的复试教学,另外一间就是老师的家兼办公室。

教室里面的桌椅板凳都是从各家各户凑来的,所以是各式各样,五花八门,记得最好的一个桌子是一张雕花的古式方桌,古香古色,这是最高年级的学哥学姐们才有资格坐,这也成了一种荣耀。记 得最早的桌子都是用砖砌成的,上面用洋灰抹平,冬天的时候,冰得让人无法接触。别看这么简陋的学校也不是村村都有,这是村委会重视知识的结果。老师是村子里最有学问的人了,不过他还是要下 地干活的。记得教我们的老师是一个中专生,准确地说是初中毕业后又上了两年学,不过不是师范而是学医的,所以他还是我们村的赤脚医生,谁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,都会找他看看开个方子。后来他 结婚后,他的爱人也认字,村里就让她教1、2年级,而他则教3、4、5年级。再后来他们有了孩子,常常是一边看孩子一边给我们上课,所以他们的孩子都是在知识的海洋中熏陶大的,记得他们的老二刚 会说话时就一鸣惊人:“你看我多漂亮啊,脸象红苹果一样。”一度传为“佳话”。老师进到里屋就是家,走出来就是教室,看到老师出出进进,倒也亲切。

老师多才多艺,上什么课都是老师一句话,记得老师还会给我们上音乐课,一把二胡拉的有滋有味,教我们唱当时的电影插曲如《红星歌》《红梅赞》等,我们学的也是专注认真,多少年后的今天 还依稀可见。

我们还有社会实践课,那就是帮助老师家剥玉米,晾麦子,课的内容随时令的农忙而变化,随老师家的活而变化。

我们更有体育课,园子里我们自己决定着活动的内容,在地上画上几个格子,就能玩跳房子;一人弯腰扶膝,其他人从他身上跳过去,就是跳山羊;画一个大圆圈,分成两拨,双手搬脚,单腿跳着 拱人,把对方拱出圆圈。现在孩子的下腰是在舞蹈课上学的,而我们就在园子中晾晒的草上练出来的。

我们自由着,快乐着,现在想来丝毫没有因为学校的简陋留下怨气,更没有因为学习留下的压力。只有无拘无束的放纵,只有属于童年的快乐记忆。